即兴口语表达的构成要素详细辨析

作者:admin 发布日期: 2019-08-12 二维码分享

作为广播电视主持人节目内容的重要载体,主持人口语是否具备内容的承载能力很重要。语言的承载力是指传播主体的个人语言修养和表达能力是否足以承担职业领域的表达任务,包括指向辞采的语言表现力和指向传播效果的语言劝服力。金十主持人联盟发现在当下,无论是媒体传播的创作机制、主持人节目发展的趋势还是主持人自身的职业生涯规划,都要求主持人提高口语传播的质量,培养即兴口语表达能力。


即兴口语表达不只是文本的生产,而是从生产文本到传播交流的完整过程。因此,即兴口语表达的要素构成,从传播活动的结构层面看,包括传播、传播者、载体、受众、语境、干扰、反馈、伴随因素等;从主持人实现即兴口语表达的有效传播所需要的能力看,包括了价值体系、知识结构、信息能力、思辨能力、语言组织能力、即兴口语表达实践经验等内容。



即兴口语表达能力



1.结构要素

传播:即主持人即兴口语表达。作为大众传媒口语传播之一种,主持人即兴口语表达是传受双方共同作用的信息的编码与解码过程。

传播者:即主持人,是传播活动发生发展的主动因素。关注的是主持人作为传播主体的角色内涵、创作范畴以及主持人作为重要的传播符号在广播电视传播中的特殊作用等。

载体:即主持人口语(包括其他广播电视媒介传播手段),是实现交流的介质前提。

受众:受众是主持人即兴口语表达的传播对象,也是口语传播全部目的的落脚点。受众是接受的主体,在意义诠释上具有主动性,也是反馈的重要来源。

语境:语境是传播发生的重要基础,包括社会客观环境、历史文化背景和心理情境。社会客观环境指传播所在的当下具体的环境。历史文化背景指与当前传播内容和传播方式有关的历史沉淀。心理情境是指传受双方在传播内容上各自秉持的认知基础、情感态度、价值取向等因素构成的心理基础。

干扰:干扰是传播过程中出现的非主题动态因素,包括外在干扰和内在干扰,是主持人即兴口语表达中出现的与内容、目的、手段等相关性不大的临时性因素。它们的出现会直接干扰表达,使整个传播过程发生或多或少的改变。

伴随因素:不同于干扰,伴随因素是主持人在即兴口语表达过程中所伴随的其他行动和任务,具有主题的相关性。

反馈:广播电视受众的反馈包括各种肯定和否定的意见和建议,是传播进行调整的积极因素。


2.能力要素

显性的关键因素:口语组织与表达。无论是有稿播读还是无稿的即兴口语表达,主持人都要借助口语把内容传递出去。对于主持人而言,说得是否准确、流利、风趣直接影响即兴表达的效果。无论理解是否深刻,感受是否丰富,只有落实到口头语言上,才真正实现交流,形成共享。

隐性的基础因素:价值体系、知识结构、思辨能力等。说话者并不直接说明自己储备了多少知识,自己的价值观是什么以及思辨能力如何,而是化于具体的表达之中。因此,与口语组织与表达能力相比,它们相对隐性,不易察觉。然而,缺乏较为成熟的价值体系、一定的知识储备和思辨能力,说话者对具体事物的表达难免有失章法。比如,知识(包括信息)储备不足常面临无话可说;价值体系缺憾可能导致判断失误;思辨能力不强便难以深化内容,条分缕析。因此,这三者又是完成即兴表达的基础因素。

直接的相关因素:即兴口语表达经验。俗话说熟能生巧,主持人从大量的广播电视即兴口语表达实践中可以积累经验。职业经验有助于主持人在表达中调节心理,稳定状态,打开思路;一旦发现问题,也能够及时圆场,可以更直接改善即兴口语表达的效果。



即兴口语表达不单纯是“说”


总之,即兴口语表达不单纯是“说”。即兴口语表达的能力并不等于口语组织和表达方面的能力。稍加留意便可以发现,个人所遇到的即兴口语表达方面的问题,仔细分析,也不全是“说”的问题,如上所言,涉及各个方面。


综上所述,即兴口语表达概念的引入源于广播电视节目主持实践的需求。对这个命题的探讨也确实为广播电视节目主持人的口语传播实践提供了更多的思路。但是,也恰恰是诉诸实用的取向,使得即兴口语表达的研究和教学往往失去了必要的理论探讨和批判的眼光。


即兴口语表达课堂如何避免师生疏离体系化的知识和深刻的传播理念而陷入遣词造句的文本机械生成之中;教师如何成功引入多学科的理论、多维度的话题、多样化的形式;学生如何以即兴口语表达方法训练为支点,融入调查、阅读、图书馆查阅、案例和数据分析等训练内容,从而激发个人的传播想象力、知识和信息创新力以及媒介文化的批判力,都是需要思考和回答的问题。金十主持人联盟分享的初衷尽在于希望通过辨析概念,理顺逻辑,结合实践,在即兴口语表达的教学和研究上略尽绵力。